Doraemon

颓废。

表里

怀石自野。:

一个莫名其妙的虐。不知道自己写了些什么,反正是写的心如止水的……评论抨击谢谢!!节奏把握是不是有问题!


情侣之间总有那么几个俗套的阶段。譬如热恋,譬如磨合。

刚在一起的时候相隔千里好像也没什么关系。薛之谦捧着粥碗慢慢啜,用鼻音不时应一下听筒里张伟嚼着东西含含混混的絮叨,突然那头的京腔卡顿成一连串剧烈的咳嗽,薛之谦赶紧放下碗凑到手机边。“呛到了啊?”“嗯。”他分辨出水声和明显闷在杯子里的声音,得到没事的答复后重新端起粥碗。

两人都没说话,呼吸的声音来回重复,薛之谦莫名其妙开始笑,暖融融的尾音带得张伟话里蒙上了相同的东西。“傻乐什么呐您。”“没有啦…就是觉得突然都安静了好奇怪哦。哎张伟!”薛之谦音调突然拔高,像是小孩子急着要分享什么新奇的玩具,“以后我们聊天没话说了就说我爱你好不好?”

张伟对着手里的手机愣怔了一下,实打实的乐不可支起来。“你说说你弄什么小女生的把戏,不嫌肉麻啊?”“就试试啊,娘也娘的是我!”

薛之谦同自己赌了一下他会同意,果然接着张伟的话就是“哎哟喂我可真拿您没辙,行吧行吧。”

他得意的嘿嘿两声,粥里像是多撒了两把糖。


有些感情总是不被看好的,似乎从开端就被打好了每况愈下的标签。而现在夜里整座城市都开始熄灭,有人捧着通讯设备守着假的呼吸声哄骗自己入睡。

本来只是平日一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被张伟轻描淡写的一句家里又逼婚击碎了。薛之谦想玩笑或者安慰就揭过,但或许是白天高强度的工作几乎压垮神经,他突然觉得从身到心的疲惫席卷上来,和夜晚的沉寂化学反应催生出灰暗的念头。“要么算了。”他轻声说。

“算了什么算了?”张伟语气陡然沉下去,“我半夜和你打电话是为了听你说这个的?”

薛之谦没说话。沉默几秒之后那头的人也叹了口气,声线里的疲惫浓重得把一贯的清亮压垮。“得了,我挂电话了。你别乱说话。”“张伟…”他喊的有点仓促,话出口才意识到自己没什么好说的,声音一点点熄灭。“…我爱你。”

从这句话被他们赋予特殊意义之后,这是薛之谦第一次用出来。他不确定张伟是不是嗯了一声,反映过来的时候屏幕上已经亮起了通话结束的字样。


情侣之间的相处像是每个人抱着一个记分板,增减高低都决定于个人心里的标准。但到了某个时间点记分板上的数字就开始之减不增最后趋于平稳,数字到零,这段感情也就结束了。

他们没想到,一通电话会硬生生抹掉一大把分数。

之后就是几个月几个月的断了联系。事实上他们有互道晚安,但这就过去晚饭吃了什么能聊两个小时的人来说和断了联系也没什么差别,似乎都有意无意的在逃避。所以从工作里挤出时间再见面的时候,两个人先是隔着半条街踌躇了很久。张伟是假装没看到他,薛之谦一直犹犹豫豫的没敢迈步。

最后他在路灯下摸出手机,调出一个号码打过去。张伟的手机响了两声,两个人举着通讯设备对视,隔着昏黄的光线轮廓都在对方眼里看不明晰。

“你还要不要和我走?”薛之谦低下头盯着自己的鞋尖说话。

“…我爱你啊,薛老师。”两个声音同时灌进耳朵里,电波模拟的和细微的真声。驴唇不对马嘴的。薛之谦腹诽,想骂一句神经病啊,张了张嘴没开了口,最后使劲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他制定的莫名其妙的规则。

——我们说我爱你最多的时候,可能就要分开了。

23333

周顾曲:

大晚上心血来潮搞了一个这个
人物太多,简单打tag趴

p2和p1一样的人物空白表格

p3人物也要自己填的空白表格